您的位置:八二街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中的仙与大王 > 正文 【010】飞蜥入宫

《三国中的仙与大王》正文 【010】飞蜥入宫

    雒阳皇城、崇德殿,百官议政。

    “臣表[济南相]曹孟德,劝课农桑、牧民有方,……”

    “平原县令刘备,政勣斐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凉州刺史左昌传讯,言北地羌胡似有异动,乞拨经费,加固边防塞障……”

    “荆州水匪蜂起,刺史王通尸位素餐,在任三年毫无作为,望陛下遣一能吏取而代之……”

    朝臣依次上表奏事,天子斟酌之后,金口决断。确也有一幅“明主贤臣、文修武偃”的气象。

    然而好景不长,某议郎一开口,将此气象扑灭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陛下,代郡太守董仲颖,穷兵黩武、罔顾民声。数月之间,率军出塞十余次,虽有胜绩,却劳民伤财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王朔。

    九月弹劾董卓“强抢人.妻”,十月再参董卓“穷兵黩武”。这王议郎,怎就与那董胖子纠缠上了?

    殿上朝臣暗自腹诽,而后转头去看天子刘宏的反应。

    天子端坐依旧,并不言语,一如九月王劾董时那般。

    “渚水讨袁”一役完结后,虽有“帝怒摔玉盏于甘泉宫”的逸闻在朝野内外流传,但汉廷终究未有表态。

    两千兵卒,或是流落在外、或是各自返乡。袁绍,与那数十骨干,依旧困于[恶人谷]中,鸡鸣即起、挑粪担肥。

    雒阳城东的、,杂草丛生、雀飞狐鸣。署中谒者、司中仆射,皆称大灾小病、闲散家中。

    凡此种种,光禄勋不管不问,天子亦置如罔闻。

    官家有如此反应,朝野内外不以为奇。

    皆因那[白虎山],继“老妪复春”事后,又弄出一桩“死而复生”的奇闻来。

    死去一年的[白虎山]弟子“高丹”,仅凭一枚[小仙宝],就在数千人的瞩目下,以[仙法]复活。

    虽说每次只持续一刻钟、且哑不能言,但这与其他“神龙巨鹰”、“风雪雷霆”的[仙法]不同,这已是超越“生死大限”的神迹,已然超乎了天下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并吞战国、海内为一”的始皇帝,功如丘山,名越千世。曾遣徐福往蓬莱寻仙药,自身却病死东巡途中,尸体与那烂鲍鱼同臭。

    “汉兴五世,隆在建元”的汉武帝,规矩万世之业,固后世之基。也曾至东海碣石,冀遇蓬莱。最后以古稀之龄,崩于五柞宫中。

    文帝刘恒、宣帝刘询……,都曾兴神仙方术、也做过那千秋万岁的长生大梦,却先后以不惑之年、病重而终。

    纵千秋帝皇,亦难逃一死,更遑论将相王侯、平头百姓。

    然而,眼下却有人藉区区一枚[小仙宝],完成了累世帝王未竟之业。

    这等机遇,任谁也不愿错过。正因如此,这满朝文武,奏章无数,却罕有涉及[白虎山城]、[仙门]弟子的。

    也惟有这一根筋的王议郎,才如此心大,冒着与[白虎山]交恶的风险,纠缠远在北地的董太守。

    对此,刘宏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王议郎心有不甘,就要再参一本,却听宫外哗然一片。有禁卫急来通禀,道:“陛下,宫外有一头飞天巨兽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一道惊天动地的嘶吼,在天子群臣的耳畔炸响,骇得众人心惊肉跳。太尉杨赐、司空张济等几位老臣,年老体虚、禁受不住,一下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“护驾!护驾!”

    随着小黄门蹇硕的呼喊,数十禁卫涌入殿中,掩上殿门,护持在天子左右。

    “陛下,无需担忧。”何进透过殿门缝隙,看到一头高有七八丈、翼展二十丈的双头飞蜥,“此是[仙门]所畜[仙兽]双头飞天火蜥,通晓人言,不会伤人。”

    何进虽未入[仙门],但在他的多次、主动示好下,[辅政阁]与[仙门]的关系一直不错。对于[仙门]中的人和事,大都耳熟能详。这飞天火蜥,自然认得。

    巨蜥降于殿前。狰狞的巨爪,直接踏碎了数层青石台阶。众人又骇一跳。不过,在这之后,巨蜥确实未有伤人。

    刘宏一干人,这才渐渐放下心来。又待片刻,几名禁卫缓缓推开殿门。巨蜥听见动静,转动硕大的身躯,直面殿中君臣。

    其长尾甩动,无意间擦过崇德殿一角,顿时有一截檐牙断裂,灰尘、碎石如雨落下。

    殿中君臣,立刻连退数步。而何进,却在尘土飞扬间走上前,对巨蜥行了一礼,恭敬道:“[蜥仙长]此来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巨蜥阔口一张,一卷布帛滚落在地。众人不明所以,巨蜥却已振起双翅,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青砖、屋瓦,纷纷震落。台阶、地砖,碎裂成片。

    待尘埃落定、巨蜥飞远、何大将军拍去一身灰尘,刘宏等人才走上前。有近卫先用佩刀戳弄几下,发觉有异,忙唤同伴一起过来,将这匹布帛打开。

    布中有人,帛上有字。

    其人一身焦黑,难辨真容。其字歪歪扭扭,似小儿乱涂。

    [选部尚书]梁鹄,一见“小儿乱涂”,若有所悟。天子问询,他道:“此字,臣曾于白虎山[悦来客栈]看到过。虽短于形制,却自有乾坤。”

    梁鹄乃此世书法名家,论起功底、声名,不下于[仙门学园]的园长蔡伯喈。有他一言,众人亦不敢小瞧这“小儿乱涂”。

    何进则摇摇头,道:“此字应是[燕大王]亲手所书。”

    梁鹄顿时噤若寒蝉,心里特别想把那一句“短于形制”吞回腹中。

    接下来,刘宏命郎官将布帛中的文字诵读出来,才知这焦黑一片、奄奄一息的“布中人”,原是朝廷两千石的要员、[乐浪太守]公孙度。

    郎官战战兢兢读完,慌不跌地退来。[崇德殿]殿,再次陷入一片沉闷中。就连一根筋的王议郎,这会儿也老老实实地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观公孙升济一系列的政令,确实当罚!但如何罚?罚的轻重?后继者选用人选?都需要仔细斟酌。

    刘宏沉吟片刻,望向殿中朝臣,盼有所得。但是,群臣皆垂头不语,眼观鼻、鼻观心,半天不见一动静。

    刘宏心中郁郁。

    又过七日,[乐浪郡]浿水县县令至雒阳,告[燕大王]干政、告箕壬草菅人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