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八二街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中的仙与大王 > 正文 【009】箕壬当官

《三国中的仙与大王》正文 【009】箕壬当官

    潘凤等人瞠目结舌,是惊骇于燕云写《疏议》的速度。

    华佗之后,燕云第一个写出《对雷系仙法“性质变化”的分析研究》,列于[仙宝秘境]中。[讨袁]之后,再一篇《论‘玄品雷法’与‘黄品雷法’的区别》问世。

    这才刚过几日,又弄出一篇?

    “行之,疏议的题目想好了吗?”潘凤有些迟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如他这种“朽木不可雕”的莽夫,实在想象不出,燕行之如何能在短短数日写出一篇《疏议》来?

    燕云道:“早想好了,题目就唤作《有关[冲阵·浮雷落]持续时长与稳定性相关因素的研究》。”

    潘凤听那长长一大溜,顿时就觉得脑壳发蒙。其他人的感受,也是各有不同。或是钦服,或是自我鞭策。

    随后,关羽、李进、夏侯惇接过话头,虚心求教了一些[疏议]书写中遇到的难题,燕云为其细心解答。

    如此又过小半日,众人饥肠辘辘时,方三五成群地赶去[悦来客栈]就食。

    吕布、侯成等人,一直随在潘凤左右,即便听不懂什么“疏议”、什么“题目”,也不曾离去、更不曾有厌烦的情绪。

    于吕布而言,眼下不懂,无足轻重。只待他横扫[仙人棋局]、跃至[人机]巅峰后,所有一切,他尽可知晓。

    吕布以为,自己的“仙途”,必然云路鹏程、璀璨似锦。

    对此,十月十七日前、吕布宿醉未醒前,一直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高句丽境内,盖马大山。

    飞驶来的[桃源仙乡],悬停于[燕大王]身前十丈。

    [高句丽王]及其麾下群臣,骇得连连后退,至百余丈外,犹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,太过诡异。有黑白兽,于枯木中催生新藤;有五尺人,于晴日里唤出雷霆;更有那山林与海,悬浮于空、威压穹穹。

    [高男武伯固]生而为人二十七年,还从未遇到过如此诡异的人与事。他转头望向身旁的[对卢]、[相加]、[古雏加]、[主薄]等大小官员,问计将安出。

    官员们心头惶惶,一策也无。

    [高句丽王]又去看自己的万余子民、一千夫馀卒。

    众人远处,有士卒撞倒[洞神木像]、有子民坠下[禭神]坑洞,跪倒的跪倒、奔逃的奔逃。

    勉强镇定下来、往[高句丽王]聚拢来的,也仅有数十官员、近百贵族,以及三四百的夫馀卒、不足一千的高句丽子民。

    如此人手,怎去面对那“诡异小儿、飞来山海”?

    [高男武伯固]倍觉无奈,正此时,一匹小飞马载着九条尾巴的小狐狸、与两只小鹤一起,投向天空中的“桃林”中。

    轰隆隆!山路微微震动。

    本已离去的数千新罗人,也自远处的山道、密林中现身,急冲冲地往这处山腰追来。

    赶在最前面的[朴阿达罗],忽觉有云翳蔽日,抬眼一望,便看到了悬空的[桃源仙乡]。他吓得一跳,忙急吼吼地叫住奔跑的[新罗部族]。

    而后,[朴阿达罗]命新罗人退至山脚,他则率百余族中勇士,侧面绕过[山海],与[高男武伯固]会合。

    这一边,小熊猫已经顺着桃树根,心急火燎地攀上[仙乡],似是要寻其他几只小家伙“报仇”。

    [燕大王]忙令秀儿同行,避免几只“小兽”闹得太过,伤害了彼此、或者波及[桃林]。

    接下来,[燕大王]没理会[新罗]、[高句丽]两族,只与赵云、箕壬四人,走向害怕恐惧、却不敢就此遁走的[乐浪]督邮、郡丞等一干人。

    然还未等[燕大王]开口问责,督邮等人已是“咚咚咚”跪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督邮赵荣,拜见大王!”

    “乐浪郡丞俞仲,拜见大王!”

    “提奚县尉……”

    “含资县……”

    [高句丽]、[新罗],蛮夷之地,识不得“仙门”、“燕大王”威名。且有公孙度“设巡察、禁商旅”的政令在先,即便是两族中的贵族王酋,也不知有“白虎山”这一仙家圣地。

    但[乐浪郡]的督邮、郡丞、县尉们却不一样。

    公孙度入职以前,[乐浪]这边陲之地,也已开始传播“白虎大王”的仙名。如“一指活人”、“神龙烈日”、“天降巨城”等神迹,早为朝鲜、含资等县邑的居民熟知。

    虽有后来公孙度一系列“闭关锁郡”措施的影响,但[燕大王]的威名,依旧在[乐浪郡]中私下流传。某些世家豪族,虽不曾派遣谍人,却也如公孙度一般,密切关注着“白虎山”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大王东渡、渚水讨袁”事,入得公孙太守的耳,也为众世族得知。前后两者,一样的恐惧、一样的担忧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高官、豪族们,虽非主动作恶,却也曾助纣为虐、为虎作伥。

    “公孙升济这厮,狂妄无礼、理当受罚,大王英明!”

    “大王,提奚县尉靳磊,检举乐浪太守公孙度,败法乱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等已在含资县城中备下宴席,为大王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“某曾捕到一只‘灵兽’,愿献于大王!”

    “某……某有一女,甚是貌美,愿……”

    乱糟糟的一片,有义愤填膺者,有状告公孙者,还有用食、色、灵兽献殷勤者。

    [燕大王]扫视一圈,未予回应,转头问箕壬道:“你也曾是‘巡察队’中人,可知这些人做过哪些恶事?”

    “大王开恩!我等知罪!”

    “都是那公孙升济强逼,非我等本愿!”

    还未等箕壬回话,督邮、县尉们就吓得纷纷求饶。箕壬恍若未闻,回[燕大王]道:“公孙升济至乐浪前,诸位高官显贵虽是庸庸碌碌之辈,却也未做大恶。”

    [乐浪]官员们闻言大喜,以为事有转机。然而,箕壬却话锋一转,又道:“公孙入乐浪后,众官吏、大族,毁家灭门、害民无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箕壬,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屯有县令大怒。

    “箕某血口喷人?”箕壬面无表情,冷漠地盯向屯有县令,“不知刘县令的‘灵兽’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“此是刘某捕于荒野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荒野?难不成,那黄氏一家三十一口,全都住在荒野上?”

    “你!你怎……”

    [燕大王]观[屯有]县令的表情,知这“屯有灵兽”一事,必然满是龌龊,乃至人命官司。

    本来还有些兴致的他,这会儿忽然觉得乏味至极。于是对箕壬道:“公孙升济放志专行、污国虐民;世家豪族,蝇营蚁聚、沆瀣一气。此二者,为祸甚重。你可愿去那朝鲜,诛灭群獠、拨乱反正,理清狱案、赋税、民治、商旅,还[乐浪]一个清静太平?”

    “我去?”箕壬一愣,又苦笑道,“箕壬才疏博浅、人言微轻,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子龙、子孝、远程,你三人与箕壬同去朝鲜。当杀则杀,当放则放。十日后,回返此山。”燕大王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遵大王令!”赵云三人齐齐应声。赵云稍一迟疑,又道,“雒阳方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需在意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四人遂带上求饶不断的督邮等人,赶去朝鲜城。

    [燕大王]唤秀儿取来纸笔,将公孙度所作所为,写在一块十丈长的布帛上。而后用此布帛,将焦黑一片、依旧昏迷的公孙度捆成一团。又令[双头飞天火蜥]衔起布帛,飞往雒阳。

    这之后,[燕大王]返回[桃源仙乡],升空百余丈。只留下[高男武伯固]、[朴阿达罗]等人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。